當前位置:首頁 >  科技 >  移動互聯 >  正文

小米難為無米之炊

 2019-04-04 10:59  來源:A5專欄  我來投稿   IT老友記的個人主頁 撤稿糾錯

  各種互聯網項目,新手可操作,幾乎都是0門檻

猶記得上市時,雷軍說小米要騰訊乘以蘋果的市值,而他的倚仗是“互聯網公司”這一flag。

相比起那時差一步破萬億和首次突破5千億美元大關的成績,如今蘋果和騰訊的市值都已經回落到了9000億美元和4400億美元附近,即便如此,跌落到350億美元的小米與它們仍舊不在一個量級。

但夢想總是要有的,萬一成真了呢?

為了配得上自己的夢想,小米選擇內外兼修。在外,小米為自己貼上了“互聯網”“新物種”“硬件利潤不超5%”等各種標簽;在內,小米在互聯網領域的布局也一直在馬不停蹄地推動著。

最近,小米在內容領域又有了一大突破,推出了名為“朕驚視頻”的短視頻App,進軍眼下最火熱的短視頻領域。這一實錘的揮出,毫不掩飾地彰顯了小米做內容的野心。

如果說硬件終端是容器,那內容和互聯網服務便是食材。對于手機和IoT產品的出貨量在全球市場上都已經名列前茅的小米來說,硬件已經準備就位,何時才能有米下鍋?

“朕驚”不震驚

事實上,小米做朕驚視頻,并沒有給大家帶來太大的震驚,因為這已不是小米首次進入內容領域了。

只不過,與以往的合作不同,朕驚視頻是一支小米的嫡系部隊。

朕驚視頻的主體是成立于2004年的成都分享信息傳播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成都分享”)。2014年,成都分享的股東變更為北京聚愛聊網絡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北京聚愛聊”)。2018年底,小米成為北京聚愛聊的唯一股東,也由此實際控制了成都分享。目前,成都分享的法定代表人是小米聯合創始人、小米中國區總裁王川。

所以,朕驚視頻可以說是小米推出的首款短視頻產品。

目前,這款App已在小米應用商店和百度手機助手中上線,蘋果App Store中暫未上線。

從產品角度來看,朕驚視頻主打年輕人市場,主頁分為關注、推薦、播單三欄,其中播單類似于網易云音樂的歌單,為用戶打包呈現精選內容。此外,還有彈幕互動和高清無廣告等功能。

與抖音、快手以個人UGC內容為主的模式不同,朕驚視頻則主要以1-10分鐘的PGC(專業生產內容)和PUGC(專業用戶生產內容)內容為主,包括影視、娛樂、搞笑等類別,上傳渠道目前還未向個人用戶開放。

在短視頻風起云涌的當下,朕驚視頻本身并沒有展現驚艷之處。但從更大的視野看去,小米控股成都分享,謀的是一盤更長遠的棋局。

根據國家新聞出版廣電總局的規定,從事直播、短視頻等業務的互聯網公司都需要持有網絡視聽許可證。新浪微博、鳳凰網、秒拍、百思不得姐等網站都曾因“無證上崗”而被責令整改。

所以要想上崗必須有證,然而,這并不是一個好拿的證。

根據規定,申請網絡視聽許可證申請企業必須為國有獨資或國有控股單位,且在申請之日前三年內無違法違規記錄;注冊資本至少要在1000萬元以上等。僅是國有獨資或國有控股這一個條件,便攔下了許多互聯網企業,因此目前擁有該許可證的多為國有新聞出版及企事業單位。

所以,小米等互聯網企業便只能曲線救國,通過收購擁有網絡視聽許可證的企業來獲得資質。

而成都分享旗下便有一個擁有網絡視聽許可證的網站,名為九維寬頻。所以,收購成都分享對于小米來說,其意義不僅在于朕驚視頻這個單一的產品本身,更在于網絡視聽許可證。

不過,九維寬頻的網絡視聽許可證已于今年3月15日到期,小米需要及時給它“續命”,才能維持朕驚視頻的合規性。

不管怎么說,比起與他人合作,嫡系產品的問世,意味著小米對內容領域的布局勢在必得。

沒米下鍋

事實上,無論是做內容,還是做硬件,小米想要霸占入口、搶占時間的野心從未改變過。但內容的薄弱,始終是小米互聯網路上的一個巨大的絆腳石。

為了補齊內容短板,小米曾挖角微博,挖來原新浪執行副總裁、總編輯陳彤擔任小米公司副總裁,負責內容投資和內容運營。陳彤一到位,小米便砸下10億美元重金,來豐富小米電視和小米盒子的內容資源。

10億美元在手,小米先后入股了愛奇藝、優酷土豆和華策影視。當時,雷軍確定了一個小目標,“半年之內,內容翻天覆地”。在半年之后的小米電視“海納百川”發布會上,雷軍用“Great Change”來形容小米在內容生態建設上的成績,并拉來了馮小剛、光線傳媒總裁王長田、博納影業董事長于冬和優酷土豆董事長古永鏘站臺。

那時的小米,矛頭直指樂視。從當年的戰局來看,樂視手中握有版權內容、自制內容和第三方合作內容三張王牌,而小米卻只有第三方合作內容這一張牌可用。

這一困局在2016年英超聯賽的轉播時爆發。大賽之前,小米與百事通宣布雙方用戶可以付費收看英超賽事,但消息剛放出,英超版權所有者新英體育便發布聲明稱,自己是中國大陸地區英超賽事及相關英超節目全媒體版權的唯一合法擁有者,百視通雖從新英體育處獲得了IPTV及互聯網電視的英超聯賽播映權,但并無轉授權。

被打臉肯定是尷尬的,連續被打臉就更尷尬了。

之后不久,新英體育與樂視體育發布了新賽季英超戰略。2016/17賽季,雙方的合作內容除了傳統的PC端、移動端觀賽之外,還有OTT(互聯網電視)端版權。于是,樂視首度推出了大屏觀賽體驗。

版權與內容的缺失,成了小米的黑歷史,也成為小米心中永遠的痛。

但這和小米自身的戰略部署息息相關。一直以來,小米都沒有投入精力去生產內容,而是選擇與優質內容提供商進行合作。10億美元雖多,在寸土寸金的版權市場依然捉襟見肘,難以形成競爭力。

于是,小米選擇合縱連橫。

用雷軍自己的話說,”小米不是視頻網站,所以小米可以和所有視頻網站合作。”

無論是3億美元投資愛奇藝并成為其第二大股東,還是以超5000萬美元從二級市場購入優酷土豆股票,或是再之前的投資迅雷,小米通過間接方式獲得內容源頭的方式,與樂視砸重金購買版權的玩法截然不同。

“小米式”雖能快速、低價地獲得內容,但對內容源的把控卻是嚴重不足,一旦版權所有者發生變動,小米在內容使用上便會陷入被動,英超事件便是最好的證明。

但“樂視式”更難駕馭,小米也曾經嘗試創建小米影業,回歸的黎萬強在執掌小米影業一年之后便解散了宣發部門,難以振作。

所以,小米的內容布局至今依然以“合作”為主體。

同樣的思路,小米也延伸到了手機終端上。在小米手機上,小米推出過小米視頻App,同樣并沒有自制內容,而是作為一個聚合平臺集中提供愛奇藝、騰訊視頻等平臺的內容。

2018年底,小米直播與YY合作,后者成為小米直播娛樂秀場內容獨家戰略合作伙伴,為小米直播輸出內容,并打通雙方的禮物和打賞系統。然而,小米直播只是YY眾多外部渠道中的一個,與YY的其他合作伙伴如抖音、快手和微博相比,小米直播并不具備優勢。

除此之外,小米在手機端的內容布局多以“追風”為主。

在直播成為風口的2017年,小米也曾推出過小米直播App,直播自家的新品發布會。2018年初,直播答題火熱的當口,小米也沒有落隊,上線了直播答題App“有樂”。

但這些都只是曇花一現。

如今,在嘗試過長視頻和直播之后,小米順勢布局當下正火的短視頻便也在意料之中。

不過,可以預見的是,一個朕驚視頻并不能改變小米在內容上的缺失,小米“沒米下鍋”的困局短時間內仍舊難以得到緩解。

5G添柴

一路走來,雖然小米在內容端始終在調整戰略、不斷發力,但至今仍不得要領,并沒有打出自己的優勢,反倒形成了大而散的局面。

據小米招股書,截至2018年3月31日,小米開發了38個月活躍用戶超1000萬的App和18個越活用戶超5000萬的App,包括小米應用商店、小米瀏覽器、小米音樂和小米視頻。此外,小米旗下還有米聊、多看閱讀、小米閱讀、小米社區、小米WiFi、米家等活躍度不錯的App。

即便如此,小米的互聯網服務營收占比仍舊沒有超過1成。

根據小米2018年財報,2018年小米營收1749.15億元,來自互聯網服務的營收為159.56億元,同比增長了61.2%,但占比只有9.1%。甚至在第四季度,互聯網服務收入規模以及占比一度出現了環比下滑。

互聯網成了小米的海市蜃樓,明明就在眼前,卻難以抵達。

不過,底層技術的迭代帶來了改變局面的機會。

即將到來的5G,無論是對硬件廠商還是新媒體內容提供者來說,都是變局開啟的契機。而對小米來說,這也是其突破瓶頸的機遇。

5G網絡技術高速、低延時的特點,將會推動更多數字化內容的產生,甚至在部分領域帶來局部劇變。視頻很顯然便是其中一個“天選之子”。相比文字和圖片,視頻對網絡的要求更高,5G的到來便是為其鋪平了道路。

技術突破帶來機會,但機會從來都是留給有準備的人。

上市之后的數次重大調整,小米便在不斷調整,提高互聯網業務的戰略地位,以適應新的競爭環境。

調整之后,小米的業務部門被重新劃分成了十個,其中四個為互聯網部門,涉及游戲、音樂、資訊、視頻、搜索等業務。

據媒體猜測,此次新推出的朕驚視頻,便有可能是來自于小米的互聯網四部,該部門由原電視部、MIUI部和小米互娛部的部分部門組成,負責電視版MIUI、小米視頻、畫報、直播、米聊、米車生活、快視頻以及互聯網創新業務等,總經理正是成都分享的另一位負責人白鵬。

可見,小米的改革是在順應時代技術的大潮。

不過,如此富礦,伺機而動者當然不止小米。

嗅覺靈敏的BAT不會缺席。

阿里騰訊搶注B站;阿里旗下土豆全面轉型;騰訊復活微視、裁撤yoo視頻、整頓戰力;百度戰略投資布局市場;網易云音樂也宣布投入數千萬元扶持優質原創視頻……

5G這塊柴火的入局,點爆了視頻內容的火焰。據中商產業研究院預計,到2019年我國短視頻市場規模將進一步突破200億元。

戰局火熱,對于小米來說,機遇與危險并存。

小米的優勢,是擁有包括小米手機在內的IoT設備的應用分發入口;但小米短視頻起步晚,抖音、快手等已經占領用戶心智、牢牢把握用戶習慣,很難再分一杯羹。

在這一維度上,相較于BAT,與小米更具可比性的,是老牌巨頭蘋果。

前不久,蘋果在春季發布會上一口氣發布了4款軟件,涉及新聞雜志、游戲和視頻等內容服務。其中,在視頻維度,蘋果更是推出了自己的自制劇平臺Apple TV+,如今已經完成了5部電視劇的拍攝,據稱蘋果為出演明星開出了每集100萬美元的薪酬,可謂一擲千金。

蘋果看到的,同樣是視頻領域的新一輪爆發潛力,它所要搭建的是硬件、軟件、互聯網三位一體的生態閉環。

而這正是當初的樂視和如今的小米所追求的樣板。

蘋果通過強大的iOS匯聚了海量用戶,而用戶的聚集又激發了上千萬開發者的熱情,他們的創意和技術讓蘋果用戶得以體驗到最酷的應用軟件——APP Store搭建的超強雙邊網絡效應,在應用軟件的供給側和消費側都筑起了高高的圍墻,圈去了過半用戶。

而iTunes、Apple TV+、Apple News等生態中的內容平臺,又都具備變現的能力。如此一來,蘋果的用戶只要在iOS的生態中便能體驗到優質硬件、內容和服務。

如今,蘋果大力發展內容的目的之一,便是讓自己生態中的內容足夠豐富、全面、優質,實現生態的自成一體、五臟俱全,讓用戶真正足不出“戶”。

如果說蘋果離這個目標還有一步之遙的話,那么小米要走的路還長的很。小米如今依然在靠硬件來圈用戶,靠MIUI去連接生態鏈企業,而在軟件部分沒有形成用戶粘性——客戶想走就走,用戶忠誠度低于OPPO和vivo,更不用說蘋果和華為了。

這樣的現狀對于想做互聯網公司的小米來說,是不利的,因為互聯網的核心是用戶,而不是做生意。留不住人,便失去了主動權。

更何況,如今,LeTV超級電視在沉寂了兩年之后已再次吹響了互聯網電視王者歸來的號角,關于內容、互聯網服務的戰事從沒有畫下句號。

寶藏就在前方,但一路上強敵環伺,可見,小米想通過打造內容來探索互聯網“桃花源”的路徑,依然曲折險遠。

作者: IT老友記    /    文章:239篇

相關標簽
小米公司
移動視頻

申請創業報道,分享創業好點子。點擊此處,共同探討創業新機遇!

相關文章

榜單

熱門排行

信息推薦

掃一掃關注最新創業資訊
陕西快乐10分app